台灣獨立兒童書店1--花栗鼠繪本館

shuting.chen.5811's 的頭像

文圖作者/ 諶淑婷 

二○一○年的春天,花栗鼠繪本館悄悄在台北市最熱鬧的忠孝敦化商圈開幕了,綠色的木頭外牆鑲嵌著大片落地玻璃窗,懸掛著歐洲風味的復古招牌,搭配屋外的一棵大樹,繪本館就像是森林裡的小木屋。經營者林忠正笑說,如同店內所懸掛的一幅插畫,大樹上有種籽也有書,在他心中像花栗鼠一樣可愛的孩子們來到書店,帶回一本書,也帶了一顆閱讀的種籽回家。

推開花栗鼠漂亮的木製推門,馬上可見新書區,櫃檯前的矮書櫃是零至三歲幼兒圖書區,書店正中央的主題書牆,每月更換節慶、動物等不同主題,書牆前的兩個書車同樣每月更換,靠外牆的書櫃,則依序是日文原文繪本、英文原文繪本,歐美繪本中文版,並有經典繪本的整面書牆,繪本旁附有作者介紹,最後還有給家長的親子教育書,以及六百多種林忠正親自到國外選購的童書周邊商品,不少毛茸茸的玩偶都大方拆開塑膠套包裝,讓孩子能又摸又捏,感受玩具的質感。

店內擺放了幾張輕巧的紅色座椅、角落鋪有五彩繽紛的地毯,讓帶著孩子前來的媽媽可以喘一口氣,孩子們也在高度適合的書架中選書,由於繪本館時常舉辦說故事活動和親子共讀課程,兩個書車底下都裝有滾輪,可以輕鬆推動,馬上出現能席地而坐的寬敞空間。

  

在日本出生長大的林忠正,雙親當年從台灣遠赴日本生活,投身科技產業工作多二十多年的他,四十五歲時選擇回到台灣,希望為下一代教育貢獻心力。二○○六年林忠正決定從經營出版開始起步。

「但一本好書該如何送到孩子手上?儘管台灣閱讀推廣風氣盛,但通路被大書店壟斷,獨立書店式微,家長的選擇性很低。」林忠正左思右想,決定開設兒童書店,在親友支持下,店面選在北市精華地段,經過了兩年的籌備,到歐美、日本各地查訪童書店現狀,二○一○年花栗鼠繪本館正式開幕。開店的第一天,林忠正忐忑不安的觀察來客量,「一組、二組……六組」數一數,共有六台兒推車停在店外,林忠正開心極了。

 「花栗鼠不只是賣書,還賣一種看不到的東西,那是親子間的情感連結。」幼時由奶奶帶大的林忠正,聽的是民間故事與神話,六歲那年,媽媽開始為自己讀繪本,即便自己結婚生子後,一直忙於工作,他的妻子也能堅持繼續為孩子念書,這種依偎著奶奶和媽媽聽故事的感覺,是支持他經營花栗鼠的精神,他說:「我相信在孩子六歲以前,能夠透過閱讀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,尤其現在多半是雙薪家庭,親子互動時間少,如果爸媽每天能在睡前和孩子一起讀十五分鐘的書,這段童年記憶一定會影響孩子一輩子。」

二年半來,靠著口耳相傳,花栗鼠的售書業績確實在成長,累積至四千多名會員。與其他獨立兒童書店相較,花栗鼠員工加上工讀人員多達十餘人,還能細分出活動組與採購組,還有文宣負責人,又因分早晚班,即便是來客量較少的時間,也會維持三至四人在店內。為了提升店員素質,店內規劃有每月一次的休館日是員工訓練日,內容包含館內經營、客戶溝通、兒童文學學習等,培育更多可以上戰場的專業人力。

活動主任蔡淑卿說,花栗鼠花動多,除了每週六的說故事活動,一般日也有零至三歲、三至六歲、英文讀書會,對象設定為十到十二組的親子,五堂課收費一千元,其中五百元可以折抵於買書,唯一的條件就是親子必須一起參與,以免家長將書店當做付費安親班,「曾經有家長連書店都不願意踏進來,直接將孩子丟在店門口就離去,我們希望家長能理解,書店環境都是設計給親子一起使用,爸媽應該陪著孩子一起在書店挑書、看書、參加讀書會。」

經營至今,林忠正坦承要賺錢是不可能的事,「但我開書店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,如果目的是賺錢,提供的服務勢必打折扣。」他知道台灣大型連鎖書店和網路書店正在打折扣戰,那是獨立兒童書店無法加入的戰場,花栗鼠作為進貨量低的獨立書店,不可能低價售書,即便是會員也只有九折價,非會員則毫無折扣,許多顧客都「上門逛逛」,轉身又到誠品買書或是到網路書店訂書。

「沒辦法,誠品進貨量可能就是我們的十倍,我沒有要和他們競爭,我們只做該做的事,不過花栗鼠絕對是長期計畫,不是二、三年曇花一現的小書店。」近幾年為了經營書店,林忠正常在紐約、東京、台北間三地奔波,他發現獨立兒童書店的困境不只發生在台灣,但無論經營多辛苦,每個城市一定會有一間小小的兒童書店昂然而存。

林忠正舉例,日本的兒童書店雖然沒有折扣戰的攻擊,但因為品項限制,家長為了同時購買自己想看的書籍,還是會選擇大型連鎖書店,所以開始有兒童書店轉型成複合式經營,以兼營咖啡館或餐廳的形式,吸引更多成年顧客。歐美國家狀況較好,因為兒童閱讀習慣已推動多年,中小學至高中都會開各式書單,擴充學童閱讀量,所以讀書、買書風氣盛,獨立兒童書店也能受惠。相較之下,台灣雖然也極力推廣閱讀,但因為家長本身不愛閱讀,孩子的閱讀習慣很難延續至家庭,導致讀書還是「學校裡的事」。

  

在台灣有一句話,「你想害人就叫他去開書店」,但林忠正很樂觀,每每看見孩子在書店裡翻書,或是十一點開店前,已有媽媽推著嬰兒車在店外等候,都讓所有經營的苦悶變成喜悅。他認為,當孩子出生不久,不會走、不會說話,二十四小時抱在媽媽懷中時,就能透過聽媽媽讀繪本,和媽媽溝通互動,就算只是看著媽媽一頁一頁翻動書頁,也會記得書本翻頁時的特殊聲音,那是用手指滑動電子書所無法取代的特殊記憶,也是讀過書的孩子不會忘記的樂趣,所以他有信心實體童書不會因為電子書潮流而消失。

 一本書就能影響一個孩子,林忠正也有自己非常喜愛的童書,例如《小提姆和勇敢的船長》,直到年近半百仍愛不釋手。雖然圖書館借書方便,他希望每個孩子都有一本「自己的書」,這本喜愛的書或許會因為天天讀而破爛不堪,那也沒關係,因為那本書永遠是孩子心中最好的書,花栗鼠繪本館歡迎孩子來找到一本這樣的書。

 林忠正的期望就是這樣,他在等待,十五、二十年後,現在蹲在館內讀書的孩子,長成了大學生、進入社會時,還會記得某一本童書帶給自己的感動,想起自己在花栗鼠繪本館度過的日子。

在圖書出版業環境猶如嚴冬的今日,林忠正仍投注了全部心力開一間兒童書店,就算最後只是唐吉柯德的一場夢,相信書店裡的孩子們,一定也會記得某個陽光暖暖的下午,他們遊走在一棟木造的繪本館裡,讀著一本又一本故事書,書裡的故事成了生命的存糧,餵養著孩子們一日一日茁壯成長。

(作者訪談時間:2012年9月10日)

 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