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十四張不可思議的畫》為了驚奇,跨界讚嘆

文/幸佳慧

要講這本書之前,得先講一下克利斯•凡•艾斯伯格這個人的作品,他兩本獲得美國最高榮譽的凱迪克獎繪本《野蠻遊戲》和《北極特快車》,分別在1995和2004年搬上了大螢幕,並且由美國巨星羅賓威廉斯和湯姆漢克斯主演,叫好又叫座。我認為,作為一位繪本創作者,凡•艾斯伯格能有這番青睞,並不是來自他作品親民通俗的特質,相反地,是因為他處理圖像語彙的獨特性。

凡•艾斯伯格的繪本不大依賴文字,而是藉由繪畫傳達文字達不到的語意與感受,用極為講究的線條、光影、視角、色調、構圖等技巧和圖像語法,建構出似有似無的超現實,碰觸接近人類(尤其是孩童)對周遭萬物摸索與想像的心理狀態。正是這股獨特魅力,使他的作品有了跨界的本錢,繪本跨到電影,兒童跨到成人。 凡•艾斯伯格這份獨特的超現實神祕感,尤其以他於1984年出版的《哈里斯.柏迪克的謎團》(The Mysteries of Harris Burdick)這個出版品,發揮的最為淋漓盡致。這個作品是由十四張散裝的黑白畫作組成的,這些畫作之間沒有情節關聯,只有各自的標題跟一句圖說,例如「地毯下——兩週後,事情又再度發生。」或「林登先生的圖書室——他警告過她關於這本書的事,但是太遲了。」由於每張畫作的張力具足,彷彿已敘述出一個非常飽滿的故事,但是它的圖畫、標題跟圖說之間又充滿許多巨大的「空隙」,以至於,當初這個繪本一問市,就吸引許多人的好奇,並引發很多聯想為之續作,凡•艾斯伯格讓每個人都可以為每個飽滿又空虛的故事填充。

就這樣,在二十多年後,我們等到另一個跨界傑作,出版社找了十四個頂尖的故事名師,來自奇幻、科幻、恐怖、劇作等文類,橫跨成人、少年、兒童文學,包括凡•艾斯伯格一起為這些畫作進行重新解碼、再編碼的工作。這些高手,解構每張圖的細碎零件,把每句圖說編入他們的字裡行間。由於他們文字精湛,心思細膩,以至於布局充滿心機,讀者就像掉進一只萬花筒裡,面對眼前一幕幕由文字圖畫交織出來的情節畫面,幾乎應接不暇、難以喘息,只要你眨個眼、轉個身,另一個情境又撲向你而來。

這絕非是一本簡單的兒童幻想故事集,你可以在〈他日他方〉找到挑戰時間空間的科幻辯證,在〈不速之客〉或〈七月裡,詭異的一天〉掉入五味雜陳的黑色幽默,在〈托瑞船長〉撞見靈異寫實,在〈林登先生的圖書室〉陷入魔幻推理,在〈奧斯卡與阿爾方斯〉與〈威尼斯失蹤記〉的奇幻中嗅到抨擊與嘲諷,或者在〈七張椅子〉中乘著女性主義的頌讚起飛,並在〈楓樹街之屋〉的恐怖謎團裡找到快感的出口……

他們各展奇才,唯一的共同目標,就是給讀者「驚奇」。

當我闔上這本書,我抱著它舒了口氣:想像,這樣翻翻書頁,就可以欣賞到英才們彼此激盪碰撞出的火花,讓我們煥然一新,使我們不得不仰頭對著遠邊的燦爛煙花欽羨、致敬。你說,天底下,要去哪裡找比身為「讀者」更好的差事呢?

 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