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獨立兒童書店2--禮筑外文書店

shuting.chen.5811's 的頭像

文圖:諶淑婷

創店於一九九八年的禮筑外文書店,是一家專業書籍進口商。如同店名,禮筑經營者洪瑞霞,並不將禮筑定位為兒童書店,而是「外文書店」;然而,也不能因其所進口的圖書多為英文書,就認為禮筑只是推動英語學習的書店。因為禮筑最終目的,是讓兒童從圖文中培養閱讀習慣,英文則是在閱讀過程中,同時進行學習。

禮筑最早發源於新北市新莊區,曾在進口書店工作的洪瑞霞,在一九九八年開始經營類似個人工作室的小型門市,販售美術類暢銷書、進口卡,因緣際會下,開始為客人代訂童書繪本,由於效率高,訂單逐漸累積。兩年後,她決定「轉戰台北」,從新莊搬至台北市金華街,起初商品包含英文繪本、奇幻小說、中文童書、美勞用品等,兩年後她選擇撤掉中文書,專心販售獨有的進口外文書,並補齊法文、西班牙文、日文等書種,專業度日增。

如今禮筑每月固定進口至少一至二次新書,每次約有一百至三百本新品,在店內書櫃上,分別按照種類或英文字母排序的書籍,包括平價的平裝書,也有高單價最新出版的精裝書,以歐美零至十八歲進口圖書為主,品項有嬰幼兒圖書、英文繪本、分級讀本、有聲品、青少年小說、教學參考書、互動式光碟與少數歐語系圖書。因為選書的深度、廣度、與豐富度,是國內童書領域數一數二的進口書商。

由於當時臺灣缺乏這類型的專業外文書店,禮筑一開幕就接受十多家媒體報導,開店後的五年內,規模日漸擴張,不僅跟金石堂合作開分店(店中店),並與博客來、金石堂、何嘉仁等通路合作,也為外僑學校、國內各級學校、全國四十多家書店代理外文童書,在二○○五年衝到最高營業額。她形容:「當時只和博客來合作,就等於多開了一間分店,營業額高得驚人,一個月可以飆到百萬。」

但二○○六年臺灣兒童書店面臨經營關鍵,金融危機造成市場景氣低迷,出版產業也連帶受挫。洪瑞霞說:「當時很恐怖,有十多家類似禮筑的獨立書店接二連三倒閉,大型書店也開始退書,但外文童書是『國外買斷、國內可退』,景氣一差,大家都開始退書,庫存壓力令人害怕。」

這場危機也讓洪瑞霞回頭審視禮筑的經營狀況,那幾年營業範圍的快速擴張,讓她無暇顧及門市,員工爆增至將近二十人,員工訓練卻不如以往扎實,而過去常常來的作家與繪者,也漸漸不上門了,「這樣下去不行,我決定回到門市,重新整頓行政制度與人員訓練。」

不少讀者都曾有向書店店員詢問書籍,卻得到一臉問號的經驗,人才培育對書店來說重要卻也困難。以禮筑經驗來說,洪瑞霞觀察,年輕店員對網路操作十分拿手,但要熟悉文學並能適當推薦書籍卻很難,她錄取的員工有八成來自臺灣大學、政治大學、中央大學,也有人頂著國外兒童文學碩士的學位,但當店員具備專業時,書店所能提供的有限薪資,卻不見得能留住好人才,這點讓她感到疲憊,但從不輕易妥協。

洪瑞霞一方面努力提高員工專業度,一方面致力推廣「閱讀」與「親子共讀」的風氣,她將禮筑打造成書源、書訊的提供者,也透過書訊、目錄、電子報、國際書展等媒介,定期做主題與作者專題介紹,因此書店除了一樓作為書本陳列空間,二樓則是可舉辦活動、演講的調整空間,進行英文故事時間、講座、讀書會等閱讀推廣活動,提供親子不同的閱讀視野,「對出版社來說,為一本印量三千本的書,舉辦作者講座、邀稿書介書評,似乎非常理所當然,但我們卻是為了一年只售出或進口二十本的書,特地花錢做這些事,提供讀者免費閱讀或參加活動。」

對書市反應敏感的洪瑞霞,很早就注意到網路購物崛起的壓力,著手經營網路購書,當實體書店業績一路往下滑,禮筑網路購書部分卻持續往上爬,成長率驚人。她分析:「雖然兩邊營業量相同,但實體門市每月成本約十多萬元,網路購物的經營成本卻不到一萬元。」再加上外文書的銷售在臺灣仍有特殊市場,禮筑持續幫學校訂書、書店批發,經營並不像其他獨立兒童書店困難。

十多年來,為了獲得最新資訊,洪瑞霞一直與國外出版社直接往來,每年接待來自各國的出版商業務。她早期踩到不少「地雷」,因此別人讀暢銷書時,她讀那些滯銷書,研究為什麼自己覺得很棒的書會成為滯銷品。長年的磨練與經驗的累積,洪瑞霞看書的眼光變得精準,店內的滯銷品也變少了。現在她選書的依據,除了自己的評斷,也會納入常聚在店裡童書作家老師的訂書選擇,她同時也從自己的孩子為出發點,認為讀小學的孩子廣泛閱讀,所以從孩子的角度思考來選書,希望禮筑給客人的不僅是自己想推薦給客人的書,也包括客人需要的書。

過去臺灣一向是東北亞重要的外文童書市場,但近年韓國與中國的市場逐漸擴大,洪瑞霞觀察到:「國外出版社在中國、韓國停留的天數越來越多、臺灣卻不斷縮短,現在只剩三天。」這完全反映出台灣讀者的閱讀行為轉變,她開始感到憂心。

臺灣家長對外文書店的態度,寄予「讓孩子英文變好」的厚望,希望孩子看「越來越難的書」,如果孩子喜歡比較薄、字彙比較少的書,就覺得程度太低或是孩子外文能力退步。但閱讀不應如此,最理想的閱讀方式,是讀所有自己想讀的書,即便是一本無字書。

洪瑞霞強調,「經營童書外文書店,增強語言能力只是附加價值,真正的目的是推廣閱讀、親子共讀,英文書不是孩子能夠自己閱讀,必須大人一起共讀。但家長心態不正確,常問要讀幾本書或參加幾場讀書會,才能參加英文檢定?或是把孩子送來聽店員說故事。究竟我是開書店還是補習班?」最糟糕的是,一旦家長尋覓到滿意的全美語補習班或其他英語教學系統,幾萬元的昂貴學費取代了購書預算,即使一本一百四十元的平裝書也嫌昂貴,他們的身影常常從此消失在書店中。

洪瑞霞不諱言,從推廣閱讀的理想性出發,又想經營有道確實困難,反對將閱讀「量化」的她,希望家長能理解外文學習與閱讀能力培養是長期計畫,是「能力」而非「分數」,如何推廣正確閱讀觀念又能兼顧經營,將是禮筑努力不懈的目標。

基於個人生涯規劃,洪瑞霞在二○一二年六月已與法籍配偶和一雙兒女,暫時回到法國生活,同時進行國際書市、親子教育相關觀察。原本打算暫停營業的禮筑實體店面,幸運的在最後一刻找到合適的店長,由她在法國主導書店走向與進書選擇,店長協助打理店面事務,繼續維持營業。

禮筑書店網站

(訪談時間:2012年3月21日)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