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摘

《牧羊人的孫女》 書摘

六歲時,阿馬妮第一次跟著祖父到山頂牧羊。差點也就是最後一次。
雖然媽媽說她年紀太小,太危險,但是阿馬妮打定主意要跟祖父一樣當個牧羊人。真主一定聽到了阿馬妮的心聲,所以這一天,祖父──她都叫他阿公,終於帶阿馬妮上山了。
一千多年來,阿馬妮的家族每一代都有一個人擔任牧羊人。除了這位牧羊人以外,家族的其他人都在狹小的山間低地裡耕作。山坡邊緣的梯田種植耐旱的橄欖樹,谷底的乾燥狹窄平地則開闢菜園和葡萄園,從高地鋪管引泉水下來灌溉。
吃完早餐,阿公就趕著羊群上山。他們穿過梯形坡上的橄欖園,來到上方一片平坦的山地,這裡有綠洲和水源。阿公把泉水旁引水管的接口鬆開,將水管對準羊群喝水的長水槽。水槽注滿水後,阿公又接滿牧羊犬的水碗,以及他和阿馬妮的杯子。喝水之前要先洗手,一面洗一面唸誦「奉至仁至慈的真主阿拉之名」,洗過右手,再洗左手。洗完以後,他們才喝水。
大家都喝過水後,阿公趕著羊群再度前進。他們要去的地方是陡峭的峰頂,雖然是沿著緩緩上斜的之字形山路走上去,但阿馬妮還是走得氣喘吁吁,落在阿公後面好大一截。直到踏上山頂,阿馬妮才有機會轉過頭,看看剛才爬過的地方。

《我們五年級,全班寫小說》書摘

很多老師問:「溫老師, 為什麼妳班上的孩子這麼厲害, 竟然都可以寫小說,而且是全班耶!」
是啊!我到底施了什麼魔法,讓他們嘗試了許多人可能一輩子都沒能做到的事?
其實, 寫小說這件事看來非常複雜, 若仔細研究分析, 就像學任何技巧一樣,雖然不容易,但下定決心,一步一步學,也並非難事啊!
你還記得怎麼學會游泳的嗎? 你知道如何讓兩隻手在琴鍵上輕巧飛揚不打架嗎?你羨慕籃球場上三分線外,可以精準將籃球送進籃框的選手嗎?也許你不會,但是就是有人能夠成為其中的佼佼者,或許天分是其中的因素,但即使有天賦,百分之九十九還是透過後天的學習與練習,全無僥倖。

寫小說,當然也是得學習的。

回想高年級的這兩年時光,身為級任導師,我有許多可以運用的時間,除了國語課,更有無數能夠訓練孩子的課程,直接相關或看似不相關的學習,成就了孩子的寫作能力,誘發了他們對文學的想像與喜愛,透過這本書的整理,可以發現小說寫作已經不再是終點,而是起點,一種讓人想飛的開始。
仔細整理分析後,大約歸納出以下四個步驟,拉近了孩子獨立完成小說的距離。

 

Step 1 【閱讀篇】從隨興閱讀到策略閱讀的方法─課文分析、課外讀物分析隨興閱讀
 

《用點心學校 4 學生真有料》 書摘

在學校,我問老師:「怎麼樣才能把文章和故事寫好?」
老師告訴我說:「要常常寫,一直寫,寫很多,寫很『大』!」
「『寫很多』我知道,『寫很大』是什麼意思呀?」我抓著頭問。
「『大』是指大家、大眾的『大』,意思是你要常寫,創作一多,就能讓很多人讀到作品,回饋意見給你……」老師仔細解釋:「簡單的說,『大』其實也就是『多』的意思──雨下得很多時,我們不也說:雨下得很『大』!」
「這樣我就懂了!」我恍然大悟──英文老師剛教過:雨下得很大叫「It rains cats and dogs.」
「cats and dogs」就是貓跟狗,因此,我寫了〈法庭上的貓〉、〈二手書店的布珂小姐〉等貓的故事和〈禁止遛狗〉汪得福和《仙島小學》古奇獸等狗的故事!
「原來你在寫兒童文學呀!」老師看了我的故事說:「你知道兒童文學的精神是什麼嗎?」
我搖了搖頭問:「是什麼?」
「是『淺語的藝術』!」老師恭敬的拿出了一本名為《淺語的藝術》的書,秀給我看。
「藝術,我大概知道是什麼意思,但淺語是什麼呀?」我又抓了抓頭。
「『淺語』就是淺顯的語言!」老師娓娓道來:「……『語』就是語言,這你總該懂吧!」

Subscribe to RSS - 書摘